時論廣場》黑熊部隊恐把人民推到第一線(羅慶生)

時論廣場》黑熊部隊恐把人民推到第一線(羅慶生)

圖爲常備兵役軍事訓練開訓暨授槍典禮。(軍聞社)

心动计划

日前因具爭議性的「黑熊學院」院長沈伯洋被民進黨列入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,外界質疑未來國防官員將被灌輸「黑熊化」。對此國防部長邱國正除了表示「不臆測」外,還強調建立「黑熊部隊」會變成游擊隊,建軍備戰不會建游擊隊,除非逼不得已。這回應令人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。喜的是我們國防官員勇於承擔國防責任,無意將人民推到第一線;憂的則是擔心未來政局或形勢的演變,是否會被政客激進爲「逼不得已」。

建黑熊部隊可能將人民推到第一線,這是很嚴厲的指控,但筆者論述並非沒有依據。任何因激進意識形態武裝化或軍事訓練的羣衆,就成爲潛藏於民間的武力,一旦受野心政客激勵,很容易發展成連政府都無法控制的暴力組織。遠者如清末的義和團,近者如巴基斯坦的哈瑪斯。這些非正規武力無法對抗真正的軍事武裝,只能走偏鋒,最後就是將人民拖下水。迦薩走廊冤死了1萬多民衆,其中多數是婦孺,難道不值得警惕?

山灵图腾(这些神兽有点萌系列)
今天的幼女
英雄休业中

當然,如果黑熊學院釋疑現在與未來都不會成立「部隊」是講真的,那麼即便意識形態激進,或將不會成爲問題。然而他們以「民防」自許,質疑國防部長應不會搞不清楚「民防」與「國防」之間的差異,這種以非專業「僞裝」成專業的認知,卻獲得執政黨當局青睞,無論大選結果如何,未來沈伯洋都將進立法院在國防議題上扮演重要角色,這就是問題了。

爲什麼?因爲在非專業認知下,訓練正規軍打游擊戰很容易與當前流行的「不對稱作戰」混淆。邱部長所謂「逼不得已」的情境可能因政治激化而出現,國軍建游擊隊備戰的可能性將不排除。然而,無論正規軍或武裝民兵,只要依託社區開火,攻擊軍以火力摧毀社區,都不違反《國際人道法》。

「中華民國之國防,就是全民國防,包含國防軍事、全民防衛…等直接、間接有助於達成國防目的之事務」,這是明載於《國防法》的條文。黑熊主事者如果真正瞭解臺灣國防前輩們在過去70年的努力,就不會那麼自以爲是了。筆者20年前與長官師友籌組「中國民國全民國防教育學會」並擔任創會秘書長時,就曾深入研究過這議題。「全民防衛」絕不是要人人一把槍保衛自己社區,而是要全民支持國防,在國防部統一動員下,將民間資源轉化成支持軍事的力量。

因此,且容許筆者解釋一下游擊戰和不對稱作戰的區別。游擊戰直接從民間徵用糧食、油料,因而軍民不分,容易將人民推到第一線。不對稱作戰由軍方負責後勤,雖然資源同樣可能來自民間,但經由動員機構轉化,軍民仍有區隔,不致讓社區成爲戰場。國軍可以打不對稱作戰,但打游擊戰絕非好主意。期望邱部長所謂的「逼不得已」,不會在大選後到來。

(作者爲臺灣國際戰略學會執行長)

不只竹殡领错尸 高大成惊爆:遇过验男尸变女尸

我是神界监狱长 玄武

大巨蛋開幕成為台北大彩蛋 游梓翔:不能忘了誰卡蛋

SOGO周庆宠会员 独享消费礼

白润音创「魔宗」吸收刘奕儿、刘冠廷 陈慕义曝被他打过都拿奖